您的位置:射阳新闻网 > 历史文化 >

天赋人权为何是错的?

来源: | 2020-10-16 14:01 作者:uuggww55_tssqbg.
  米国自殖民地到建国,再到现在,历经四百多年,形成了一套所谓“普世价值”。长期以来,米国始终拼命推销它的“普世价值”,把它当成绝对真理强加在全世界的头上。世界各地的人们经常感觉到“普世价值”的蛮横与不适用,但不能真正指出“普世价值”的缺陷何在。   实事求是地说,推广“普世价值”并不是米国人的阴谋,而是他们真诚的信仰。米国人从来不认为他们的“普世价值”有什么错,从来都坚信他们的“普世价值”是人类的唯一选择。米国人常常也无法理解,如此优越、如此美好的“普世价值”,为何遭到世界上很多人的拒绝。对于脑力不够的米国人来说,最简单方便的解释是:拒绝“普世价值”是魔鬼所为,于是,自由与奴役、民主与专制,成为非此即彼的儿童游戏。    米国的“普世价值”建立在它关于“人权”的理论基础上。“人权”的完整说法是“天赋人权”,它出自杰斐逊起草的《独立宣言》:“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:人人生而平等,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,其中包括生命权、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。”《独立宣言》是米国最重要的立国文件之一,多年来被无数人称颂,流传甚广,被看成字字玑珠的典范,“天赋人权”也被确定为毋庸置疑的短语,在全世界四处出击,攻击每一个敌人。事实上,这段话有严重的问题,或者说严重的缺陷。    首先,这段话中的“不言而喻”就是一个问题。“不言而喻”意味着无需证明的“公理”。自然科学的公理是怎样形成的,这里不予讨论。《独立宣言》里“不言而喻”的“公理”是指造物主也就是上帝赋予人的权利。这样一种“公理”已经偷偷塞进了私货,预设了另一个“公理”,即上帝是存在的。换言之,如果上帝不存在,那么,人的这些权利从哪里来?《独立宣言》留下一个巨大的漏洞。    其次,上帝赋予人权利,即天赋人权,还带来一个问题。对于信徒来说,上帝存在无需证明。那么,上帝赋予人或者说赋予信徒的权利,是否同样赋予其他人、非信徒?对于这个问题的解释和操作,在历史上有不同的表现。例如,西方历史上对于异教徒的严酷镇压,说明异教徒没有权利,也就是说,在“天赋人权”的框架中,异教徒不是“人”。欧洲的宗教战争,米国对待印第安人、黑人的做法,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了“天赋人权”严重的歧视性。    第三,也有观点认为,上帝赋予的权利覆盖所有人,换句话说,“天赋人权”不管你信不信上帝,人人都有。那么,当不信上帝的人被认为“没有人权”时,应该怎么办?于是我们就看到有一种霸权就是代表上帝强迫他人履行“人权”,而这个“人权”必然只是符合上帝标准的。面对不信上帝或者信奉其他鬼神的民众,代表上帝强行推广上帝标准的“人权”就成为全球冲突的根源。
   写这篇文章并非要否定人权,相反,我认为人权是存在的。但是,源自米国的“普世价值”从《独立宣言》出发,将上帝存在作为“不言而喻”的公理,这是以宗教信仰为基础而建立的理论体系。所以我一直说,米国是一个半神权国家。如果我们从启蒙思想的立足点出发,如果我们认为上帝不存在,或者把上帝是否存在这个千古谜题放在一边,不让它进入我们的讨论和理论构建,我们就应该回答一个真实的问题——人权来自哪里?    事实上,答案非常简单:人权不是上帝赋予的,而是人与人之间互相赋予的。换句话说,“天赋人权”是错的,“人赋人权”才是真理。道理很简单,无数的事实可以证明。例如,某人在深山或荒漠遇险,呼天天不应,呼地地不灵,他有人权吗?有。但是,上帝或造物主会来救他吗?我们不知道。也许他发现了一种野生食物和水,能够支撑他直到其他人的救援来到。也许,这种偶然发现可以被称为是上帝显灵。但是,没有这种偶然发现,最终遇难的情况屡见不鲜。如何解释?信徒们是否可以说因为他不信神或者信神不够虔诚,所以神才没救他?显然,这种解释属于自欺欺人。理性告诉我们,当一个人在深山或荒漠遇险,脱险的唯一办法是想方设法与其他人获得联系,等待其他人的救援。因此,更容易、更应该被大多数人接受的观点是,人权不是上帝赋予的,而是人与人互相赋予的。    “天赋人权”与“人赋人权”的异同可以展开很多理论分析。本文点到为止,只举一个现实的事例深化说明。今年以来,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,到目前为止,中国的表现最为出色,在确诊数、治愈数、死亡数等所有硬性指标上都完胜西方,尤其是米国。为何会这样?    相信“天赋人权”的米国和西方,面对疫情,会出现依靠上帝的念头,或者认为病毒就是上帝所为,因为万物都是上帝造的,如同上帝用大洪水灭绝人类,人如何能挡得住?索性坦然接受上帝的安排,所以造成米国累计确诊651万多人,死亡19万4千多人的局面(2020年9月9日数据)。背后的道理就是,既然人权是上帝赋予的,那么,人权的兑现也只能靠上帝。人的行为怎么可能与上帝较量?事实上,“群体免疫”的说法和做法,本质上也是“天赋人权”的产物,它的代价就是:活下来的人享受到了“天赋人权”,大量死去的人,被排除在“天赋人权”之外。“天赋人权”的缺陷昭然若揭。    中国的做法是,一方有难八方支援,每一条生命在每一个人的眼里都是最重要的,为了救治生命,人的政府、人的组织,不计代价地施于援手,从而使中国获得了所有西方国家难以企及的成就。这是“人赋人权”的一场宏大实践,也是“人赋人权”优于“天赋人权”的最强大证明。    “天赋人权”听起来很好听。但是,在人的社会中,“天赋人权”有巨大的隐患,这个隐患埋在理论的最深处,往往难以被人发现或意识到。恰似谚语所说:一只蝴蝶煽动翅膀,引发了千里之外的风暴。“天赋人权”这一西方理论、西方“普世价值”最深处的美丽蝴蝶,在新冠疫情这场巨大风暴中,充分说明了中国古人早已认识到的另一个真理——千里之堤毁于蚁穴。“天赋人权”就是那个蚁穴。    当今中米之间的较量,贸易、科技、军事等等是外在表现。从本质上说,我们需要刨西方理论尤其是米国“普世价值”的每一条根脉。“天赋人权”只是其中之一。